霧蕊

心里的那片海是你的名字

cause pizza sucks without you

失恋和感冒很像
痛不欲生但不致死 没有特效药只能挨日子
病毒入侵的時候 你绝望地想不起健康的自己是什么模样
但你会好的 因为正如感冒一般
失恋不是绝症 时间会照料這些症狀 然后在你最不期待时把健康归还
你没有损坏 只是病了 那些不再涕泪四橫的日子
会回来的

【山组SO,微竹马】告白—2


那天大野智回家时已经是凌晨,衣服上沾着清晨的露水味。他什么也没想就趴上了床,把空调开到十六度,眼睛一合,倒头就睡。画展将近,很多事情都等着做,他累极了,牌桌上的什么眼睛,什么小臂,说忘就忘,想来也是很没心肝的。要不是二宫说要请出资方那边的高层吃个饭,打通后续门路,生拉硬拽的把大野智拖去,这件事还真就到此为止了。
其实要说这饭局就是普通饭局,没有什么特别。投资方那边的高层也是普通高层的样子,一个个顶着奶油肚,表面上在谈笑风生,在背后互相算计。要偏说什么特别的,那杏眼也来了,这回穿一身纯黑的西装,鬓角也剃了,黑发整齐的三七开搭在前额。对着那些高层也是笑的好看,眼睛弯弯的点头附和着,其实是很会装模...

【山组SO,微竹马】告白

告白
大野智第一次见到樱井翔时,樱井翔正在打牌。
那人蹙着眉头,打的认真,出牌一点不干净利落,像是在反复计算,袖口随意的挽起来露出白花花的胳膊,被紧实的肌肉包裹着露出好看的线条,大野看着那胳膊的主人摸牌,弹牌,竟多少觉的有几分赏心悦目,和周围那群打的出神入化的妖魔鬼怪大有区别,很明显是平常打的少,饭局过后打牌人数不够被强行拉上桌的。
第一个发现他站在门口的是相叶,相叶向来牌运极差(其实是脑袋笨),现在已经快输掉一个月工资,看着大野智像是看到了救星,强行把他拉到牌桌边做替补,想的是等会这盘完了就让大野顶上。大野智被牌桌周围烟雾缭绕熏得眼睛都睁不开,心里对把他强行叫来得二宫和也一瞬间起了怒意,那人...

©霧蕊 | Powered by LOFTER